澳门旅游费用联盟

【澳门风云.庄荷生涯原是梦(六)】赌场之外的生活,澳门庄荷工余怪现象

澳門風雲 2022-06-19 14:44:11

温馨提示:

本故事并非鼓吹赌博

劝喻各位切勿沉迷赌博


(一)赌场男庄荷变身强盗,劫走半亿筹码!轰动全城!

(二)庄荷难,女庄荷更难!澳门荷官闲话赌场生活

(三)荷官入门基本功,说起来都是辛酸泪

(四)近墨者黑?荷官如何抵挡赌场诱惑

(五)醉酒赌徒爆头赌场荷官,赌场却说……



今日上班时,才叔见明嫂面色唔多妥,埋枱做野时有啲心神恍惚咁,趁住行钟各人入员工休息室时,准备问吓佢有咩事,

「才叔,有啲事好烦,‥‥‥,」未等才叔问,明嫂反而开口,

「咩事呀,又係细佬既问题?」才叔旧事重提,

「唔係,琴日同我在高投区做野果个女『叔扒』阿肥,行钟时话:佢最近手头紧,想同我借五千蚊喎,」

「你同佢好熟咩?」

「唔係,不过上次出粮果日,大家去珠海宵夜,后来佢拉我去唱卡拉ok,当时都係我俾钱呀!」



「明嫂,我哋係娱乐场大家都係打份工,话熟唔熟;不过朝见口、晚见面,应无乜两句,但讲到钱,我哋都会好均真架;赊借免问四个字,係家不成文的规矩。可能阿肥见你新嚟,贼佬试沙煲啫,你千祈唔好开坏个头呀,‥‥‥,」

「哦,但係佢话晒都算係我上司喎,‥‥‥,」

「唔使怕既,今日同枱做野,都唔知牛年马月先又碰面,你以为係新公司果时咩,而家升职、加人工有规有矩,你使乜买佢地怕?有啲新嚟既,以为『码』位的主任、经理,收工同佢哋行得好埋,以为咁样响升职,加人工时会有啲帮助,其实都係白费心机啦,而家最紧要係你做野要小心,唔出错,依足规矩做,无客投诉,咁上司就耐你唔何啦,」

「但係我见好多同事,特别係啲女同事,响啲叔扒生日聚会时又送野、同埋去饮野、唱k,有时仲休息唔返工都去『捧场』,生怕得罪佢哋咁,」明嫂有的顾虑咁问,

「明嫂,唔使理咁多闲事,好似我果批同一期既石岐婆咁,二年唔请病假,平日仲死擦啲主任、经理『鞋』,一心以为公司会升人,点知今时今日咪仲係咁响大笪地『蒲』?!」书生阿达听到二人对话,亦将自已想法讲俾明嫂听,



「係呀,而家赌牌开放后,大公司既管理制度都比以前透明度高咗,唔好仲保留旧时既一套、又或将内地果的『擦鞋』文化融入赌场入面,好容易中招架,」才叔深有体会咁讲,

「哎,我哋响赌场呢个社会大染缸生存,真係要洁身自爱先得,边个入职没问题?边个做落无难题?你哋上次讲既轮更工作,新人外罩红外套,被取笑:搞搞震,无帮衬;新来新猪肉,尽受閒气,试用期间要睇主任、叔扒【SUPER】、经理【PM】面色;一句到尾,工作能力最重要!」张Sir咁啱又行鐘入嚟,另有一番见解。接著又讲咗一个例子,


「钱银既野,均真啲好。先排有个女学员阿燕同我讲:佢上班二个月左右,同一班资深女同事都几好顷,平时收咗工同放假仲经常去珠海玩添,佢老公对房地產投资都几有心得,七、八年前已经响珠海买楼,所以啲同事都会问佢买房心得,后来仲介绍咗几个人去看房。有一个楼盘开售时,佢同二位同事又有意投资,其中一个『老友』阿玲,係十几年工龄既叔扒(SUPER),想叫另一同事暂支预订款项一万元,后来三个人各下了小订,七天后交大订。点知到交大订前一晚,阿玲话自己既存款做咗定期,年底先到期,要求阿燕借十万交大订楼款,年底先俾番佢喎,‥‥‥」



「咁都得?结果呢?」明嫂问,

「梗係『武则天既十八代个孙』:无得顷啦!点知个叔扒(SUPER)仲反面添,搞到个下级同事几唔好意思,」

「佢都儍既,反面咪反面咯,自己钱存定期,以为老资格就想咯便宜,而家边有咁著数既事架?!」

「哎,我哋呢行,品流复杂,咩人都有,总之係行规嚟啦:讲到钱,老豆同仔都要计清楚!」一位女同事听咗张Sir咁讲,亦有同感,佢仲讲,

「我哋做野压力大,成日对住啲心理变态既客,有的同事都无形受到影响,久而久之,心理都有啲唔正常,特别係一啲单身、年纪比较大的女同事,哎,收工经常约埋去珠海『放松』一下喎,咁辛苦揾埋的钱,响果啲女性风月场所,益晒啲唔正经男人,六百几蚊,陪饮下酒,唱下歌,咩都蚀底晒啦!‥‥‥」

「係呀,你地入行迟,早十年八年前,珠海女性风月场所不少,有三个女庄荷在某店发生一件大鑊野啦,仲搞出人命添!」才叔年资长,所见所闻亦多,

「才叔,讲嚟俾我哋啲细既听下,」几位后生新人追问,



「係咁既,当年珠海有一叫『天上人间』既以K场,佢以招待女宾出名既,由一班年青壮男仔作招徠,深得澳门赌场女荷官『欢迎』。某日,三位志趣相投既女荷落咗班,飞的去关口,去到『天上人间』蒲,大玩豪饮。酒醉三分醒,意犹未尽,兴起一股『玩大啲』心态,陪饮同唱之餘,最后叫咗一位『年青力壮』小帅哥作乐,俾足钱,要求小哥以一对三,真刀真枪,声明力有不第者,分文不俾!女方有备而来,天生异禀,吸纳力强,小弟弟求钱心切,岂能力拒?一女荷俾三千人仔,半晚收近万元,外人看来,财色兼收,岂不快哉?但係事与愿违,小帅哥为求力保雄风,金枪不倒,借助药物数度相助,为求万金,苦了弟弟。一男岂能御三女?小哥为求表现,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力竭而倒,油尽灯枯,无法还阳,三女荷见出了人命,苦候开关,清晨返澳避之则吉了。」



听到才叔讲到既往事,几位女同事默不作声,想到同事工作压力大、除咗有情绪病外、靠异性方面渲泄压力,实在可悲;明嫂想到一位比她入行早五年的姐妹的近况,心中不禁深有同感:

「虽然现时新入行的庄荷,女同事既收入唔比男同事差,佢地虽有单身或异离情况,但年纪却不会太大,加上现时消遣玩乐不少,所以依靠异性生存或发泄现像就少咗啲,但係靠『赌』嚟麻醉既,亦时有发生;日日同我坐车落班果位亚薇,就係例子;早几年离咗婚,一个人响关口附近租咗间屋,其实安安份份打份庄荷工,应该几好既,点知佢就係耐唔耐要去『金记』赌番一、二口,呢二日唔见人上班,一定係赌输咗钱,又摞MC(病假)休息,其实边係病吖,输钱兼无精神,点有心机返工。一年有六日MC,加上『更前』可摞假,辛辛苦苦返一轮工既收入,一晚半晚就俾咗赌场,你话為咩?」



「哎,人无千日好,花冇百日红。我就话,趁后生储番的钱,一定要『有瓦遮头』,澳门街而家楼价越嚟越贵,住係一定要既,如果有一层楼既话,最好想办法买多一层,边收租边供楼,日后年纪大咗退休,收租都有的『渣拿』,」才叔听咗明嫂话亚薇既例子,语重深长咁讲,

「係呀,新入行的后生庄荷,做二、三年后,每个月都就离有二万蚊收入,如果澳门买唔起楼,去珠海投资,都係一个唔错选择,」亚达认同才叔既意见,大家都知道,亚达早二年就响斗门投资咗一套房,现时账面上都赚咗差唔多八、九十万。

这时,大家不期然讲到庄荷的理财之道。



『故事纯属虚构』

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留意《澳门风云》



特别鸣谢

本文由作者夏秋亭为澳门风云独家供稿,请勿转载。

感谢玉亭轩燕窝对本文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