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旅游费用联盟

2018年澳门校际戏剧比赛掠影

剧场摩天轮 2019-07-07 04:44:43


刚过去的两天,我又去了趟澳门,参加了第27届澳门校际戏剧比赛决赛评委的工作。这是我连续第四年在澳门做这个比赛的评委,也是唯一的大陆人,所以今天想要和大家分享一下这次我的一些感受,以及一些四年来的观察。


平时,大家对澳门的认识,大部分都在这里的娱乐场所,以及各种本地美食,很少有人关注到澳门的戏剧环境,甚至日常我们也都很少有机会接触到澳门的戏剧、戏剧人。


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当成是一个窗户,让大家可以通过我的观察看到些有价值的东西吧。


今年澳门校际戏剧比赛台前幕后工作人员合影


这是一个由澳门政府的教育暨青年局主办、澳门著名的职业戏剧团队戏剧农庄协办的比赛,和我之前来的几年一样,今年的澳门校际戏剧比赛依然是在中葡职业技术学校礼堂举行。


总共为期两天,24日是小学组,25日中学组,不要小看只是小学组和中学组,他们呈现出来的表演,尤其是那几个优胜团队的作品,无论是表现力还是想象力,还有感染力,很有可能优胜于我在中国大陆看过的不少大学的戏剧社团。尤其是在我当初第一次参加的时候,简直是被这些学生团队吓到,最近几年才开始习惯起来。


当然,相比起大陆的学校,澳门的中小学的戏剧教育会更加普及,每年政府都会给学校一定补贴,让其邀请本地的戏剧老师来给学生授课,老师就可以带一部分有兴趣的学生一起排戏参加比赛,争取优异的成绩。


比如说今年,小学组就有12支团队参加比赛,而中学组则因为参赛队伍比较多,所以提前组织了一场初赛,最终有17支队伍参加最终的决赛。


所有作品时间长度不得超过15分钟,超时会扣分,今年就有好几个中学的团队因为超时了一两分钟而被扣了不少分数。


比赛对参赛团队根据评委的现场打分,设置了四个级别,79分及以下为乙级,80至85为甲级,86至92为优良,93至100为优异,每个级别不设团队数量限制,为的也是希望大家避免竞争心理,而是更多为了鼓励有更加优秀的作品。当然,能获得优异的团队无疑是最受肯定的,而且会有少量的奖金以资鼓励。


除了团队的奖项外,还有最佳编剧、最佳导演、最佳演员等个人奖项,也是为了鼓励优秀的个体。


比赛空隙,评委们在教师办公室休息和讨论


每年比赛都会邀请7位专业戏剧人士做评委,其中有3名来自澳门本地,其他4名来自香港和中国大陆,我从4年前开始,成为其中1位。7位评委主要是负责现场团队的评分,以及挑选最佳导演和最佳演员,而最佳编剧则由其他专业人士提前评选的。


除了给出评断之外,评委还会被要求给每个团队的表演写上若干评语,以便参赛队伍清楚自己的优缺点,方便更好地提高。


我做了4年评委,其实是众多评委里担任此职最短的,香港话剧团艺术总监陈敢权先生和香港资深戏剧人陈桂芬小姐都说他们是从刚开始办就当评委至今,时间不冲突就都会来澳门,香港中英剧团总经理张可坚先生之前也和我们说他99年的时候就被曾澳门政府邀请来做评委了。


以上几位香港的前辈可以说是看着澳门这几十年来年轻戏剧人成长起来的。


而澳门本土的戏剧工作者陈栢添、李宇樑、古英元、黄柏豪等人也是这些年主要的本地评委人选,也都是在澳门本地耕耘多年的。


整个戏剧比赛总共两天,每天都要看十多部小戏,虽然15分钟一部比较短,但其实还需要一边看一边来进行评价,确实到最后有点精力跟不上,尤其这么多作品里,有优秀的,也有不少还不够优秀的,那些还不够优秀的如果连续好几部看下来,也是比较情绪复杂的。


当然,情绪再复杂,只要看到一两部优秀的作品,心情也就变好了。


相信这些大家都一样啦。


由于礼堂座位有限,所以在学校大堂还设有视频直播,让坐不下的同学观看


由于是由专业戏剧团队戏剧农庄来协办,农庄可以说是每年都全员出动,台前幕后都提供了专业的支持,让整个比赛管理和评选的专业度都很高,也非常顺利呈现。


其实这些年的参与,我其实蛮多感触的。


首先是参与团队在创作上的一些变化,我第一次参与的时候,无论是小学组还是中学组,都有不少团队用现成剧本的,以至于有几组戏都是雷同的剧目,但是近两年开始越来越多团队愿意做原创了,所以这两年也就没有了剧目雷同的情况。


而这些剧目的创作,大部分都会着眼自己的生活和周边社会,小学组还会有不少童话幻想,而中学组则会有不少社会反思和荒诞隐喻,在创作思路上我会觉得还是蛮广的,毕竟这边更加开放些。


除了创作之外,其实蛮大的感触是传承。


那些和我年纪相仿或者比我年轻的评委和澳门的戏剧工作者,大部分都曾参加过校际戏剧比赛,也都是在中小学期间获得了嘉奖和鼓励,毅然走上戏剧之路,比赛的空虚,几位澳门戏剧人时不时都会回忆起自己当年参加比赛时的情况。


也就是这样,他们也都很在意这个评选,大家在评审的时候都会很小心,生怕错过鼓励任何一位值得鼓励的小朋友。


有当年的参赛学员做评委,也有当年的参赛学生成了戏剧老师,带着学生继续来参加比赛。我挺感动这种传承的,大家一起为着自己喜欢的事情,生生不息的努力着,很纯粹,让我感觉温暖。


有些地方,也会发现大家一样的情况,比如说大家都在抱怨学校对戏剧的支持参差不齐,有些学校甚至没有很好的支持,而且学校领导对奖项过于看重,以至于没有得到好成绩的团队很有可能下一年未必能有好的支持之类。


戏剧是一个团队协作的艺术门类,很难和其他音乐类、体育类、舞蹈类的比赛那样,仅仅依靠个人能力就可以获得很明显的提升,尤其是戏剧作品的评断需要一定的鉴赏水平和经验,一旦不熟悉表演艺术,其实很多人都会分不清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够好。尤其是那些……领导,你们懂的。


当然,团队协作自然有团队协作的魅力,每次比赛结束颁奖的时候,所有优胜团队兴高采烈地上台领奖时,我都会被他们的喜悦所感染,有什么比看到少年们的激情热血在舞台上燃烧更加让人喜不胜收的呢?哈哈哈。


说回创作,也是我自己的一点点小观察,就是去年的最强台风天鸽对澳门造成的创伤真的很严重,至今依然有阴影,无论小学组还是中学组,都有一两部根据风灾创作的作品。


往年表演的对白都是以粤语为主,去年开始有一组团队用全普通话,今年则有两个小学团队用普通话。澳门近些年受大陆文化影响比较大,学校普通话老师估计也有大陆的,所以学生们的普通话都很标准,几乎没有口音。


普通话的缺点在于缺少本土特色,不自然,尤其是对于这些小朋友来说,普通话的表演目前还处于朗诵腔阶段,反正呈现的效果远不如广东话自然。


相比起小学生的纯真,中学生则开始关注社会,尤其是对底层的关怀,挺让我印象深刻的,甚至有作品是反应政府清除D端人 口的,意外吧?而获得评委们一致好评并获得优异的作品《水货客的生存与生活》、《店外》,从名字大家就能感受到都是关注边缘人口的。


其实我前几年写澳门校际戏剧比赛的时候就曾说过,看到学生们的表演有很多社会议题的讨论,是让我最多感触的,很多内容,大陆的一些大学生剧社就先别说敢不敢碰了,更多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


总人口才65万的澳门,在戏剧这个领域,有不少地方其实走得很不错,只是大家还未看到而已。


我也期待着之后可以继续看着他们的变化,成长。


也许你会对下面的内容有兴趣,欢迎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