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旅游费用联盟

【澳门背景故事~龙虎风云16】 赌城百亿大骗局,海外几度小风波

澳門風雲 2018-04-18 10:51:35



溫馨提示:

本故事並非鼓吹賭博

勸諭各位切勿沉迷賭博



前情回顧:

【龍虎風雲01】昔日賭廳大股東如何會被一鋪清袋,消失無蹤


【龍虎風雲02】澳門賭廳大股東一鋪斷送賭廳生涯

【龍虎風雲03】澳門女莊荷轉行做沓碼  “老賴”債仔惹上地頭蛇

龍虎風雲04】女沓碼追數知水深,笑面虎受辱見人心

【龍虎風雲05】澳門沓碼大陸追數遭扣押,賭鬼債仔無錢還引入虎穴

【龍虎風雲06】過江龍難敵地頭蛇,女沓碼單人赴會

【龍虎風雲07】捲起澳門賭廳百億風波,金邊仔來歷唔簡單

【龍虎風雲08】亂世梟雄「洪氏」家族的源流:天時、地利、人和

【龙虎风云09】揭称霸金三角的洪家往事,家族浮沉历尽曲折

【龙虎风云10】东北虎醉闹贵宾厅 洪山亲授江湖道义

【龙虎风云11】万变不离其宗,何谓千门「六字诀」

【龙虎风云12】江湖上一山还有一山高?山哥密謀神秘大事!

【龙虎风云13】闹市密商神秘大事,澳门娱乐场藏高人

【龍虎風雲14】風虎合力掀掉澳門賭場一霸,重出江湖卻成迷

【龍虎風雲15】龙虎会导致风云起,四方恩怨一朝了断


离开路环老人院后,江中云一路北上。

开往山西的动车路上,手上整天拿著「正叔」送别他时交给他的那本书。心中反覆思忖书裡十三篇内容,时而吟诵段子句语:五事七计;兵者、诡道也;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



投奔正叔介绍的山西同门师兄弟后,江中云事前也对山西一地作过了解,知彼知己嘛,这已是阿云现时工作开展的常态步聚了。他知道山西这里煤矿多,天灾事故多,人祸亦不少,不过地下赌场更多。几番转折,见到叔父辈的首天,便被带往一个场子,长了见识。



半天下来,叔父便知悉江中云从出道至得正叔指引,来到这里缘由。没多久,叔公便跟阿正说:

「我们这个地方,只要客人高兴,什麼耍乐玩意,我们都乐于都奉陪,」他指着水吧前摆放的一包包供客人享用的香烟,「例如,好简单,我们即场也可以跟你,像和客人般玩一局,注码就一百元吧,」

「如何玩法?」阿云问,

「猜盒内香烟是单数还是双数?」

「嗯,」

「叫我们的小姐跟你赌吧,」

「先生,你开始吧‥‥‥,」美女娇媚莺音的说




二局下来,不管阿云猜是单数、还是双数,美丽荷官小姐开出的,结果总跟江中云的猜想相反。为表公平,小姐轻柔的手,由阿云外套里拿出他的烟包作赌具,投注者还是败在美女手上。

小姐离开后,叔父便叫江中云看一看邻桌一位大款,只见那位客人从带来的箱子抽出最后一叠寸多高的钞票,押在投注板上,一局牌结了,只见那美女荷官,尽把包括那叠钞票在内的投注款项拿去,只对零星的小额投注作了赔彩。




几天交往后,叔父辈对江中云爱护有加,况且这位新进「入室弟子」,天资聪颖,不及半年,尽得场子门道的精髓,这除了得到各叔父辈的扶持外,阿云拿着正叔的亲传兵法秘本的功劳,不可抹杀耳。

龙啸天与江中云半天对话,令师父心中一块坠铅,暂时安定下来。他知道,阿云几年在山西重新「拜师」进入现代千门的歷练,八将秘技集一身,有前高人的兵法指导,江中云已非昔日自己手下的小小沓码仔,他胸具城府,从一句「风从虎、云从龙」的天机。大既知道爱徒将要采取的行动。他说:被风爷栽脏夺去两个赌厅,权当:忍一时之气,风平浪靚、退眼前一步,海阔天空,的缓兵之计。阿云向师父保证,失去的一定要拿回来。先取风爷,后捉老虎。看来:众人皆醉云独醒。

爱徒最终逼得徐侠风儿子再度入局,令风爷受挫。后来更预知赌城大骗局,从中为师父取回失去的小江山。




某天,冯人虎在珠澳,接待一众东北老乡玩乐翌晨接了一通电话:

「出了一点事,虎哥,你先别激动,马上回来!」老虎近来都有点预感出大事了,但想不到事情这么快到来!。

打电话来的是假老乡金边仔,甫一见到东北虎,他表情异常阴沉、极度担忧的告诉笑面虎:山哥失踪了!

「公司帐面上还有多少钱?」老虎问,

「4,200万,至少损失2.4亿」,听了回话,东北虎尽管想到会出事,却没想到竟然如此严重。当务之急,是确保这4,200万,绝不能有事。

「全部取出来,叫黑脸开台宝马过来,」4,200万,一台小车可能没法全装下。

金边仔接著说:尽管我们的反应已经算快,但也只取出2,000多万现金,剩下的款项,厅那边帐房以我们的「Account」筹码还没过数為由,因而拒绝支付。

黑脸驱车接了二人,立即开车至星河酒店、新京酒店,及几个酒店的厅之间,飞车几个来回,期间并不停打电话,让帐房将现金准备妥,然后从新京取出2,000W的现金码。4,200万,是笑面虎与金边仔的最后家当,绝不能出事。

「现款和筹码放在哪?」金边仔看著装满车辆中间座位的钱问东北虎,

「金汇银行的保管箱!。」




拱北口岸的朋友告诉二人,今天进关的人比以往多几倍,想的都是受到波及的各个贵宾厅股东涌至。晚上6点,金河会被取出金额超过20亿,金华会4个厅被取出金额超过50亿。这些都是未受波及的资金,而那些明里暗里收到的损失,我们猜测至少是数倍。一时间,澳门风起云涌,这一夜,从事贵宾厅的没有一个人能入睡,围在一起不停的抽烟,偶尔有人说一句话,一众紧绷的神经期的人都渴望得到一丁点消息。

翌日,邻埠某周刊首页刊登了洪山事件,同为首页的还有内地中央领导人下马消息,区别是山哥的消息占据整个版面,领导人只在右上角有一个小方块。周刊的标题是《100亿疑似巨骗案,赌厅厅主神秘失踪》。




100亿?不止这个数,据大家通过一天的时间和受到损失的所有朋友了解,100亿最多是直接损失,而这背后的间接损失,每人可以统计出来。那天,博彩股狂跌,市况一夜之间损失达400多亿。从那一天开始,本地生意每况愈下。可以说,一个人,影响了整个地区经济,影响了全球对澳门的投资信心,受到损失者遍布全国。他叫洪山,今年才40岁。

洪山是一家贵宾厅的代表,他在这个行业里活跃才几年,手下由几个人发展至过百号人替他工作。透过不断发展的人脉关系,大量内地投资者将大约80亿至100亿港币投入了他经营的贵宾厅,洪山则每月给予他们高达2.5%的利息回报。洪山将这些钱贷给贵宾厅的豪客,再从他们输掉的钱里获取分成。

前一阵子,洪山给手下人发了奖金,随后便解散了他的公司,从此消失。投资者近100亿元的资金化为乌有,和山哥一同消失的,还有投资者对博彩中介人的信任。

「投资者对贵宾厅投资,贵宾厅并没有任何财产做抵押,唯一的保证是同投资者之间的信任关係,洪山出走,令这种信任关系立刻消失。」有人把这场信任危机比作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



轰动赌业的事件,卷款近百亿,肇事者人间蒸发,卷款百亿的洪山被道中人下了江湖追捕令。凡是提供山哥消息或行踪,都可以得到千万报酬;要是捉到洪山,即可得到史上最高「暗花」1亿元作酬金云!不管谁捕获洪山,自有中间人出面洽谈处理。

「不夜天」,这个被业界为戏称赌场区域的「龙门客栈」,今日老板的章先生,格外忙碌,几大公司「泊码头」,各代表几方面的赌厅,包括:邻埠、本地、海外、内地的代表,有单据的,无单据的,云集这裡,中间人听了大家的诉求,统一回应,随即有各式粗话:包括广州话、福建潮汕语、东北、四川、山西普通话,当然还有「英语」,从四方诸人口中喷出!最后结论是,与洪山何处见面谈判?赔款成数?是否十足收款?有无利息?别说原来有2.7%的收益,能取回本金已不错了。但有厅主言明:洪山令我们几个厅「执笠」,他欠我一个交代!

潜逃两年多的洪山真的被抓到了?孰知内情人士透露:成功找到洪山,全因他一向赌瘾大,不时到柬埔寨一间赌场「玩两手」,因而曝露了行踪,而「赏金猎人」经过两年半锲而不捨地四出找寻,终於当场将他逮个正着。据知,有份参与这次「围捕行动」的成员至少3人,为免洪山再次逃走,他们拍下多张照片,并带他到过不同地方,与相关人士会面。




一组叫义道盟组识,历时两年多紧密追踪,透过有系统的科技分析,成功把洪山从柬埔寨带到泰国的芭堤雅皇家酒店。网上疯传拍得山哥现身的视频不超过20秒,全程无对白。片段中,洪山身穿唐装、整齐的中间分界发型,而山哥身边的男子难掩喜悦表情。

本来,贵宾厅赌业,相关的利益主体无非是由:政府、牌主、厅主、沓码仔、客人,五大板块结构。出了事,还是关起门内的事;社会的「集资」行為把第六个利益主体--------赌业「投资」百姓苦主,拖进了贵宾赌业的利益结构。

事件发生后,有人问:是否一间赌厅关门,其中的集资存款的债主(苦主),成了最大「受害人」;是否要在大马路拉横额、在相关行政部门外喊口号‥‥‥;

后记:以「人妖」扬名世界的芭堤雅,某日皇家酒店一高级套房内,可谓群魔聚首、妖怪汇集,洪山、中间人、部分几亿欠款苦主代表,现身房内,山哥轻描淡写的向与会者,讲述其履行「合约」精神的主要还款计划大纲:

一、有单有据的,优先处理;无凭欠证的,有拖无欠;二、支付的数额,一律以泰柬边界的「赌厅」泥码支付,见票即付,即日生效!

出席苦主闻言:无语(问苍天)!

「龙虎风云」四人恩怨,暂告一段落,但事情尚未有真正终结,留下疑问不少。惟书云:话说天下三分,分久必合,合欠必分。赌城风云,相信亦作如是观。



『故事純屬虛構

更多精彩內容請繼續留意《澳門風雲》


本文由作者夏秋亭為澳門風雲獨家供稿,請勿轉載。

感謝玉亭軒燕窩對本文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