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旅游费用联盟

澳门旅游偶遇女神赌王,这出老千的方法,真是太汹涌了!

内涵段子 2019-12-01 09:05:52

荷官,也称Dealer,一句话概括,就是在赌场工作的发牌员。

而我就是一名荷官,常年游走在各大赌场,给别人看场子。在赌场看场子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打手,还有一种就是我这种“高级荷官”,负责监视赌场有没有人出千。

随着时代的发展,千术可谓也是层出不穷,只要你长期混迹在那些比较“脏”的场子里,我保证一年下来你能见到无数种出千的手段,而且还不带重样的。

……

在我做荷官之前,我也曾经因为赌博误入歧途,迷茫过,彷徨过,甚至于自杀过。虽然如今已经不再赌博,只是偶尔帮人监场,但是关于那段回忆,却怎么也无法忘怀。

我之所以要写这个,只是想告诉大家,不能沉迷于赌博。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不能想着靠赌博发财。

我见过太多人因为赌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自杀的自杀,犯罪的犯罪,其实这些事情都是可以避免的。

而且还有一些不正规的赌场和赌局,都充满了骗术和千术,后面我会给大家一一叙述。

所谓十赌九骗,很多时候并不是你运气不好,而是别人给你做了局……

说了这么多,我们言归正传吧。我希望我写的这些东西,能够给沉迷赌博的人一个警示。

所有的事情要从我父亲说起,我的父亲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赌鬼。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整天沉迷赌博。

赢钱了他就大手大脚,输钱了回家就是冲我母亲发脾气。有时候实在是输急眼了还会动手打我母亲,在我年幼的记忆中,他们两就是不断的在吵架、打架……

最终母亲实在受不了这个无法回头的浪子,选择了离婚。

那年我八岁,母亲离开了这个家,剩下了我和父亲两人相依为命。

平日里,我父亲虽然好赌,可对我还算不错。不管有没有钱,都让我吃最好的穿最好的。

白天父亲要出去打牌,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去哪都带着我。就这样,我很小就接触到了赌。

 

也是从那时开始,给我以后铺了一条“不归路”。无论是什么样的赌法,只要我看上两遍马上就能知道玩法,甚至于尝试几次我就能摸到一点门门道道。

直到我十二岁那年,我大伯实在看不下去了,说我父亲这样天天带着我去赌博也不是办法,就把我接到了他家,找了个学校让我去上学了,学费也是我大伯出的。

之后我就一直住在我大伯家里,父亲还是和往常一样整日游手好闲,以赌为生。

因为上学的关系,我和父亲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直到我上了初三的时候,我父亲欠下了巨额赌债,无力偿还,最后选择了自杀。

我怎么也无法忘记,躺在血泊中没有声息的父亲,任我如何喊他,摇他,他都再也醒不过来了。当时我只感觉天旋地转,胸口特别的堵,最后眼前一黑就晕死过去了。

父亲的去世对我的打击也不小,我也没什么心思上学了,休学了一年,在我大伯的饭店里帮忙。

后来又被我大伯送去我们县里的一所高中,打那之后我开始懂事了,对父亲的事情也越来越关注。我一直很想不通,为什么赌博会让人如此着迷,一旦深陷就不能自拔?

带着这个疑问,我开始试着去接触赌博。

高中时期我是住校生,大家在宿舍都会打牌。

因为都是学生,所以赌的并不大,也就几块钱。

我大伯家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又加上我这个拖油瓶,负担也很大。一个月我的生活费就一百多一点,还得省着用,不然还不到一个月我就得饿肚子。

刚开始,同学之间打牌,我也会试探性的去玩两把。有一次我运气很好,打了一通宵的斗地主赢了两百多。

对于那时的我,这两百块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不过这赢来的钱,根本就不是钱,半个月不到,这两百就被我花光了。大多数都是请同学抽烟吃饭用的。

我的大方,让我收获了很多人缘。大家都很喜欢和我在一起玩,平日里有什么事,也都会帮我。

直到那天,一个外班的人来到了我们宿舍……

这个人我们都叫他黑子,因为他皮肤比较黑,人也瘦瘦小小的,虽然人看上去不怎么样,可在我们学校他可是出了名的能打。

并不是他会什么功夫,而是这小子下手黑。无论你几个人,一打起架来,他就像疯狗一样,盯准一个人就不要命的上。站在旁边动手的人,看到他这凶残的模样,谁还不被吓到。

也就因为这样,在学校很少有人敢惹他。

他听说我们宿舍经常有人在打牌,也就凑了过来。碍于他“名声在外”,我们宿舍的人也不敢不给他面子,只有陪着他玩。不过这小子打牌是个好手,几乎天天赢钱,一来二去我们宿舍的人把钱都输给了他。 

不过我从来没和他玩过牌,只要有他在,我基本上就不参与。我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那个时候就是一种直觉,我知道我要是和他玩保证输得连内裤都没了。

这天他在我们宿舍打牌打到凌晨一点多,我们宿舍的人口袋都输空了。之后不知道是谁提出来说不玩了,大家也就没有继续玩下去。

我见众人都散场了就和我下铺要了支烟,去厕所抽烟去了。刚把烟点燃,黑子就凑了过来,他问我怎么从来不见我玩牌。

我笑了笑回答他,说家里条件不好,要是输了就没钱吃饭了。我说的是实话,至于他信不信那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抽完烟正准备走的时候,黑子叫住了我,他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问了我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他说:“你看出来了?”

我真的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不好回答他。也因为我的没回答,使得他误以为我真的看出他出千了。

对,黑子是出千了。他那时候的手段,放在现在我遇到,我看都不愿意看。可以说根本就算不上是千术,最多也就是点小把戏。

黑子赢钱的秘诀就是,在鞋子里藏了一副牌。因为那个时候我们都是些毛头小子,54张牌能认全已经不错了,至于算牌,那根本想都没想过。

黑子出千的手法很“单纯”,就是每次玩牌的时候,他喜欢把自己的鞋子脱了放在椅子下面。(因为宿舍没有桌子,只有一把椅子,大家都是坐在地上打牌,椅子自然就成了桌子。)

黑子把鞋放在椅子下面,时不时就去掏一掏鞋,利用个空挡就把牌给换了。不过这小子也聪明,怕穿帮,每次换了的牌他都记着,下次又把牌给换回来。就这样,他赢了我们宿舍所有人的钱,当然不包括我,因为我压根就没和他玩过。

当时他以为我看出来了他出千,所以一直没和他玩牌。这件事情到现在他可能都还不知道,其实我根本就没看出来他出千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的误打误撞,我们两成了朋友。平日里在学校他总会到我们班来找我,给我分烟抽,请我去网吧。

后来有一天,黑子很急的找到了我,非得要和我借500块钱。我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和同学凑了钱借给了他。那钱我也没打算要了,就咬紧牙关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把借的钱还了。

也就在我借钱给黑子的第二天,他就再也没来过学校。后来听人说,他不读了,行李都被家人给收走了。

我也很纳闷,怎么好好的就不上学了?借着暑假的时候,我就去黑子家找了他,结果还没进门就被他老爸用扫把给轰了出来。

那老爷子边轰我边说什么,就是我们这群狗日的把黑子给祸害了。我一直不明白黑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最后问了他一个同班同学才知道,这小子赌博上瘾了,不仅四处和人借钱,连家里的钱都被他偷的七七八八了。

得知了这个消息,我觉得我必须要找到黑子,劝他回头。因为我不想让他走我父亲的老路。

再次遇到黑子的时候,是在我们县里的一个桥洞下面。黑子一身脏兮兮的蹲在桥洞下面抽烟,那天我正好去帮我大伯家饭馆买菜。

刚看到他的时候,我都没认出来,要不是他叫了我一嗓子,我根本就不会把那个像叫花子一样的人联想到黑子身上。

他兴冲冲的朝着我走来,我问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他苦笑了笑没有回答我,而是问我有没有钱。

我以为这小子又要和我借钱去赌,我就问他要钱干嘛。

“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饿得我都快翘辫子了。”

没想到黑子既然会混到如此地步,没办法我只好带着他去吃面馆吃面。我记得当时黑子真的是饿了,整整吃了三大碗炸酱面才停了下来。我生怕这小子撑着,一个劲的叫他少吃点,可他却不理我,埋着头一阵狼吞虎咽。

待他吃饱之后,才缓缓和我叙述了他这段时间的遭遇……

黑子的赌瘾并不是很大,只是他遇人不淑,被人给圈了进去。他和我说他前段时间跟着一个社会上的朋友去赌钱,刚开始也没打算玩,毕竟那些人玩的比较大。
  可长期接触下来,黑子就心痒痒了,一开始只是借个几百块钱去玩两把,有赢的时候也有输的时候。后来有一天,他的那个朋友就怂恿黑子玩点大的,说钱不够可以借他。
  毕竟那个时候黑子也才十八岁,在那个年纪的人心机都不深,也就答应了那个人。结果黑子越输越多,最后欠下的钱越来越多,就回家偷钱去了。
  说到这的时候,黑子一脸的懊恼,他说他就不应该去赌博。现在搞的书也没得读,有家也不能回。
  我问他偷了家里多少钱,黑子苦笑和我比划了五个手指。
  “五千?”我有些吃惊,这可是我一年的学费加零用钱了。
  他摇了摇头说:“五万。”
  说真的,当时我听到这个数的时候,真被吓到了。在那个年纪,别说五万块了,一万块我都没有见过几次。
  聊了一会,我问黑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他摇头说不知道。我就说要不先去我大伯家住一段时间,他想了一会也就同意了。
  我大伯从小很疼我,加上我表哥和表姐对我也不错,所以黑子去我那住他们谁也没说什么。
  白天我在饭店帮忙,黑子也会来搭把手,晚上我们两就去外面转悠。有一天吃完晚饭,我大伯给了我六百块钱叫我把钱拿去给卖菜油的王大妈。
  饭店的菜油都是从王大妈那里拿的,一个月结一次账,每次也是我负责把钱送过去的。
  那天拿着钱我就和黑子出去了,走到一半的时候黑子有些扭扭捏捏的叫住了我。
  “老六,我和你商量个事。”
  我看着他问什么事,他犹豫了半天才和我说他想去赌两把,想弄点钱用用。
  我知道黑子现在身无分文,我的零花钱平时都被我们买烟抽了。如今他说这句话明摆着就是冲着这菜油钱来的,我当场就拒绝了,说不行。
  “老六我们是什么?”黑子问我。
  “铁瓷儿。”我回道。
  “那你信不信哥们我?”
  我说除了赌博,其他的都好商量,哪怕是你想拿这六百块去买东西,我都可以给你,就是不能去赌博。
  黑子见我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多说。拿着菜油钱,我们去到了王大妈家,可到了那,王大妈居然不在家。问了隔壁邻居,才知道,王大妈回老家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见此,黑子又忍不住了,怂恿我叫我把那六百块先借他,到时候赢回来就补上,反正我大伯也不知道。
  ……
  这件事情我一直很后悔,有时候我就在想,要是当时我没把钱借给黑子,那我们会不会就会远离赌博?而我也就不会走上这条路,黑子也不会去坐牢,我大伯一家也不会背井离乡?
  可这世间没有后悔药,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谁也改变不了……
  那时黑子一直念叨,说什么一定会把钱赢回来。我觉得他肯定是赌瘾发作了,赌博这种事还有稳赢的?
  见我不相信,黑子带着我去小卖部买了一副钓鱼牌扑克。我们两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黑子说要和我玩炸金花。
  总的玩五把,只要我能赢一把,他就不提借钱的事。我想了想就答应了他说行,要是我赢了从此以后你再也不能赌。
  黑子一个劲的笑着点头,说没问题。
  第一局,我三个K。拿着这幅牌的时候,我就觉得他输定了,可谁知道翻牌之后他居然是三个A!
  接下来的几把,无论我拿什么,黑子都比我大,真是邪了门了。五把牌,我一把没赢。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就盯着黑子问他是不是搞鬼了?这小子憨笑了笑,我就知道肯定是丫的出千了。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