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旅游费用联盟

在澳门——无关赌场,仅限美食

张西瓜田你下 2019-12-07 11:41:38


在澳门

无关赌场,仅限美食

文:张西瓜

封面:胖子张西瓜


文章大约2300字,阅读时间为5分钟

(快的话)

 


发财车车队,华丽丽的赌场,来往熙攘的人群和穿得时髦的举牌小姐姐,拎着大包小包的大妈大爷。

这些情景,构成了我对澳门的第一印象。



其实我每年都会去一趟澳门,或是陪父母逛逛街,或是陪年纪相仿的表姐、同学去逛街,我们侧重地选择大商场,女孩子买买买的必去地。

原以为自己已经成为官也街地区的街霸,澳门威尼斯商场的导游,或者是大三巴地区的‘熟客仔’,没想到这一次纯粹为了食物而去,又有一番新的体验。

 


沿着镜湖马路转入大缆巷再到大兴街,我看见的是稀松的日常。

游客很少,沿途看见的是澳门居民居多,偶尔会出现几个在广州已经消失招牌。

炭烧啡坐落在大兴街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个老人家的房子。

上世纪的在啊爷啊嘛家里看到的地砖,电影《食神》里的折凳和桌子,用一个字形容装修——“旧”。

估计老板很少看见“生面口”,他看到我和程序员时有点惊讶。

 


这里招牌是瓦煲咖啡,相传瓦煲咖啡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鉴于瓦煲独特的构造,煲出来的咖啡会与手冲的有所不同。

因为没有尝过这种味道,不加糖时候喝一口,会喝到熬煮的苦酸味,略略像熬凉茶的那种

然后我看见程序员往咖啡里面加了一大勺糖。

 


在我以为只有瓦煲咖啡特别的时候,其实猪排包也是挺特别的。

因为我觉得这家的包比排好吃。

有别与大利来记那包·皮的又脆又硬,老板会用直火烘烤面包,酥脆的外皮像薄片饼干一样一咬就碎。

同时面包里面松软,并带有种轻微的烘烤味。



猪排的分量有点少,好在吃起来也算肉汁多,不会抢了包的风头,而且几乎没有黑乎乎的焦和骨头,这一点令我们俩很满意。

由于店铺隔壁装修,噪音太大,这顿吃得很仓促,想跟老板吹个水都不行。


“摄”完“牙罅”后,终于可以将前年我没有吃到的牛记咖喱补吃。

从大兴街75号的炭烧啡走到十月初五街的牛记,脚程约15分钟。



牛记咖喱的咖喱饭挺出名,所以我们选择水蟹粥和蟹黄水饺面!

实话实说,一碗粥一盘面加起来都超过MOP100,我的内心是滴血的,不过看到它的样子时,我瞬间就原谅了它的贵。



水蟹粥的碗不算大,里面却藏了一大只水蟹,广州宵夜路吃的一大煲潮汕水蟹粥根本比不上它的level(仅限味道)。

水蟹有着其独特的清甜,使得这碗粥入口时略带鲜甜味,同时米花一并带出甘香,味道甘、鲜又温润,抛离一些只剩下腥味的海鲜粥味一大截。


程序员点的水饺蟹黄捞面又是牛记的特色之一,本来以为蟹黄才是主角,最后被水饺惊艳到,原因是馅内满满地塞了两只虾,“够晒真材实料”。



蟹黄与捞面很搭,是本人喜爱的味道。

更多就卖关子不多说,留大家自己去探索了!

 (^-^)



午饭吃完去到大三巴,感觉大家都好像不用吃饭一样都蒲在广场那边。

后来我们在炮台山吹了一阵凉风,做了一会儿光合作用,装了一下B,继续去觅食。



丧病如我们,下午茶吃了一个cross over,分别吃了新埗头街的李康记豆花和附近的谭家鱼翅。

李康记做豆腐发家,超过50年历史,门口就放着几尊豆腐,颇有镇宅的喜感。

由于这里豆花比较出名,常年满座,拼台是家常了。



这里只卖豆制品,豆花MOP7一碗,豆浆小瓶要MOP10。老板会问要不要加糖,我们点了点头。

在广州吃过很多家的豆花,原本我自认为已经对豆花了如指掌,可惜还是败在李康记手上。

 


广州甜品店的豆花豆味很重,片在碗内的豆花大多成形。

而这里的豆花,质感介乎在固体与液体之间,很是幼细。

挖下去的时候必须轻轻地,一送入口就会立刻化开。

豆味淡淡的,不被过分强调,联合了带有姜味的糖水,个人吃了一碗都不够过瘾,怪不得油管上有一班女孩子说每人吃了三碗,还觉得能够再战。

 

同样距离大三巴不远的还有谭家鱼翅,我们选了福隆新街的店,顺便逛了一下TVB巨轮的拍摄地。



网络上对谭家鱼翅褒贬不一,我们选了褒的来看所以就过来了。

福隆的谭家鱼翅有分前后门,前门是海味店,后门是餐厅,过了午餐时间有人来吃鱼翅的,大概就只有我们两吃货。



味道选了花胶的,我爱花胶,不解释!

鱼翅是石锅上的,上来的时候还咕噜噜冒着泡泡,热气腾腾,我喝了一口就被烫到了。



不过烫归烫,汤头的鲜甜真的不在话下,是浓稠的咸鲜,一股浓烈的金华火腿鲜味,只喝汤我都飘飘然。

爽口的鱼翅反而成为了配角,变成了汤头的另一种质感(但是它比较值钱,所以大家一条也不要放过哦),反正我和程序员吃了精光。

一份不超过MOP70,约2两,感觉值得。

反而是买单时心疼了MOP6一位的茶位费。



走出福隆新街,在炉石塘坐车到官也街,全程MOP4.2/人,幸好准备了毫子,不然坐车就麻烦。


大家熟悉的官也街附近地区我就不多说了,下午的游客依然很多,我们在威尼斯人看了几盘百家乐、逛了一下街之后,在夜晚时分再去官也街别有一番感觉。


跟不认识的外国人say hi,到便利店扫荡巧克力奶,大家都没有了焦急地巡视和购物的感觉。

夜晚的官也街会慢了下来。

 

当天的最后一餐我们决定要吃好点,所以就选了在买卖街的葡多利



程序员的强推之一,就是7成熟的招牌葡多利牛排(后来觉得5成熟应该也好吃),牛油汁是一绝,入口浓郁,后劲清爽,但又没有掩盖牛扒的香味,保留牛扒本身的肉香。



将一小块牛扒往牛油汁处点一下,加上半熟的蛋白再吃。

由于本人记忆中并没有吃过这样的味道,只能用好鬼好吃来形容。



至于我的那盘有点像猫粮,吃起来有点干,不过配上白葡萄酒应该会美味得多,然而经费限制,所以干啃了。


不过我喜欢这种土豆与鳕鱼碎碎的混合体,吃起来很饱足。

葡多利不会给你水,水要MOP35一杯,食物价格中上,还要服务费加一,所以大家都是准备多一点现金再去吃,不要像我,后来就挨了几天面包。

 


在这里没有点评安德鲁的葡挞和莫义记的榴莲雪糕,作为饭后甜品是ok的,我们俩没有买什么手信,只顾吃完结束行程就回广州了。

 

程序员


这次行程是由程序员安排的,他是个比较挑剔的孩子,经常说在广州有时候吃不到旧时的味道,我却是很容易满足口欲的人,一点点的好味都会令我很开心。

不过这一次让我对味道有看法,就如《这样下去,食在广州只会受死》一文中,我们现在的处境只是“不难吃”,不能够说是好吃,我能感受到一些东西正在慢慢丢失,被时代抛弃。

 

那种东西可能是味道,也可能是心情。

好吃的东西不会只让你觉得好吃,而会心生挂念。



-END-


P.S.买不到那盘围骰,想喊!




张西瓜

Jackie C

90后自编自导自演的生活演员

偶尔出游,生活如诗

今天

是我余生中最年轻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