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旅游费用联盟

美食之旅 | 澳门,还有这些老店新肆让人留恋

橄榄餐厅评论官微 2020-10-16 16:52:35

澳门,如一盏卧莲,在月光下静绽,似水年华日日演绎着奇迹。海风轻吹,食气的芬芳中,这座充满博弈的城市,还有这些老店新肆让人留恋

龙华茶楼

在什么都晚的澳门,龙华依然保持了传统的生活方式,7点准时开门迎客。有手托雀宠来喫茶的老人,也有夹着报纸准点报道的茶客……日复一日,新客交替,光阴随刻逝去,却最终都成了顾念情怀的老客人。

老板是收藏家,茶楼中处处摆着古玩,柜台中一对千年古玉猪摆件镇店。账台先生流利地打着算盘,高温的晌午,依然敞开门窗,洁净的云、清爽的风、静悦的心,宜人。

对于这种老到不能再老的茶楼来说,缺角破损的盘子,留待的不是残缺,是岁月的洗礼。光盘,代表着对厨师品味一致的尊敬。牛河、肉片、豆芽,丝丝入味,却根根分明,盘底无油,一试就知道大厨有着至少10年以上的功力。

或许是因为被大堂里那些名贵的“古董”占据了地盘,点心车在二楼一隅,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也是另一种体验。

普洱、铁观音……一杯香茗品的不仅是茶香,也是流逝的时光与回忆。

海湾餐厅

海湾餐厅,据说是澳门最好的葡国餐厅之一,董特首和刘德华都曾推荐过,曾经的葡萄牙总统每次来澳门也是钦点这家。

这里许多独特菜肴源于旧时代,听闻葡萄牙航海家和他们的妻子,把这些香料带入澳门,试图混合烹饪欧洲菜肴。配料和调味料混搭欧洲、非洲、印度和东南亚,以及中国本土的食材。

澳门文化最著名的是葡国菜与土生菜,可以说是世界上风味最古老的美食。烧烤和烘焗,见证了土生葡人对美食的热衷。

葡国菜中最有名的马介休,来自葡语Bacalhau,是用莳萝融合鳕鱼,混合在土豆泥中油炸后的产物。我因为不食油炸之物,自然对它的好感度没有那么高,但对于喜欢炸物的饕客应该是不错的佐餐小吃。非洲鸡,是葡萄牙人由非洲的莫桑比克(有人说是安哥拉)带入澳门,经当地的厨师改良后,成为澳门独有的非洲鸡。鲜鸡用香料腌半天,再将椰汁、鲜奶、椰蓉、花生、洋葱等二十多种材料混制而成的酱料铺满鸡表面,焗烤出独具风味的料理。

免治,就是澳门常见的“碟头饭”,是指把米饭和菜卤堆放于盘子里同吃,算是葡国文化中的盖浇饭,分干免治和湿免治两种。干免治是指将肉剁碎,加入洋葱末和炸好的土豆丁混合后同炒,再配上白米饭和一个荷包蛋。湿免治则是在干免治的基础上加浓浓的茄汁炒制,更像是肉酱饭。这次点的是干免治,像升级版的台湾肉燥饭,但加了土豆丁,口味更重,滋味偏咸,一定要就着白饭吃。调料里加了破布子,香气独特,虾酱是自成一派的海岛风味,提升了“糖醋肉”的等级,却又透着印度料理的浓厚与深重。

大龙凤茶楼

走进十月初五日街,会感受到与新马路截然不同的风格。从混凝土石原地到旧式石铺道路;从商铺林立、熙来攘往到商行零星、人车疏落;从灯火繁华到淡辉宁静。

在过去十月初五日街的繁华岁月当中,曾有三家非常有名的大型粤式茶楼在此并立经营,他们分别是六国饭店、得来茶楼以及冠男茶楼,而如今只剩一家大龙凤茶楼仍在故地经营,它的前身就是得来茶楼。

每天下午有戏班表演粤剧,点心虽是即点即蒸,但总觉得少了一些念想的味道。环境有些破旧却干净整洁,听剧的过程中,时不时会有老人家落座,为的都是台上这一段段他们习以为常的唱词念作。

马蹄糕热气腾腾地上桌,但千万别在这时贪嘴,手持纸上,静坐于时光婆娑的旧色木椅。待马蹄糕退去暑气再行品尝,清甜爽口的甘洌,胜过百年窖酿。

这种老青混搭的场景,有些让人感概,也有些落寞。不知下次再来,这间唯一的听戏茶楼是否还能屹立在乱石拆迁的旧墟中。

杏香园

店小到一眼望穿,晚上11点还是满满当当,基本都是本地人,游客鲜少。当天从大路慢慢沿着小巷,在阑珊的街角,用期盼和牵念的双眸,记录每一幢承载着历史的老屋,还有见证烈日风雨从阳台跃出的植被。

粤式经典的老派做法,简单的一张双面菜单,一看,龟苓膏、核桃露、杨枝甘露……这些美好的清辉滋味,从记忆深处浅浅而来。有一碗必吃的马蹄爽,简直人间至美,美妙清润,加了荔枝果肉,呡一口,窗外30多度的热流瞬间冰冻,从天灵盖透至心扉,明净清心,落笔于此,又开始重温那一口口馋涎的味道。

END

2017年10月刊已火热发售!

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直接订阅当月刊、过刊和全年杂志